IoT赛道上的“高铁时代” 解读三大运营布局智能家居背后的动因

Home AI kitchen

传统意义上的“智能家居”是对通信网络、硬件系统的有机结合,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涉及移动APP、云平台、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相关新技术的融合。国内运营商涉足智能家居版块虽然起步较晚,但各个运营商都卯足了劲一直紧跟步伐,近几年在IoT赛道上取得了跨越式发展,我们称之为“高铁时代”。同时,国内三大主流运营商利用各自优势,也发展着自己的智能家居业务,一直在推进家庭生活的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方面做着尝试与转变。

目前,三大运营商搭建的物联网平台产业链已经初具规模,围绕具体业务场景,成功打通了产业链上下游的连接。在承载网络方面,运营商大力布局广覆盖、大连接、低功耗的移动物联网基础设施,在超高速与超低速网络上一直在加快规模化商用,提速智能业务的驱动转型。运营商搭建的物联网平台,包含运营商、互联网或用户自建的平台,产业链中覆盖设备制造商、网络运营商、平台运营商、用户等角色,相比传统通信服务模式有较大不同,物联网的需求与场景更趋于“碎片化”,且产业链更长,商业模式更新,安全性能更强。

2018年全国各地的运营商,都在通过发展智慧家庭寻求新连接业务增长点,传统电信业务增量不增收,主流运营商已经开始布局智慧家庭,并且将其当做除语音、宽带、移动、视频外的第五大基础业务,以提高用户平均收入,减少客户流失。在外有物联网平台布局,内有智慧家庭的布局下,运营商正在以平台方的角色成为出场智能家居领域的重要角色。

运营商的焦急与智能硬件的动机

物联网将是一个开放的国度,在封闭的IPTV体系下,如何从硬件方式获取家庭生活与娱乐的中心,是目前运营商较为焦急的局面,万一有朝一日IPTV硬件被替换或者取代怎么办?如果每台电视/视频设备都内置OTT或者IPTV盒子,运营商目前赠送的IPTV或者OTT盒子就毫无硬件优势,其局面就会像当年的小灵通一样尴尬。

有人说大屏电视也会被淘汰,目前的智能电视其实就是一台大显示的超薄电脑,当超大屏用其他硬件方式,如VR/AR等硬件替换构成移动电视大屏时,运营商将借助怎样的硬件方式来获取入口地位。

5G时代来临,目前的有线的Wi-Fi形态是否会收到新的冲击,在加上eSIM的布局,未来是否只要本地硬件插5G虚拟卡,就能组建高速的无线网络。

所以在智慧家庭的转型中,在家庭硬件布局的方式上,多采用升级传统IPTV盒子与开发周边硬件来完成转型升级
微信替代了彩信/短信,如果将语音与视频通话再优化,未来是否会彻底废掉电话通信费,在目前各运营商将流量与话费打包的套餐方式是否也觉察到这点?未来运营商非常焦急,并不想只成为提供基础网络的角色,所以他们要大力布局智能硬件,可以实实在在能够让家家户户都会用,亦能成为流量的最佳中心。

运营商的雨露均沾:IPTV、家庭安防与智能音箱

从目前的韩国运营商来看,在大力推进智能音箱的道路上,已经成为首屈一指的阵营。而国内目前智能音箱的主流阵营是互联网企业,但2018年下半年后的局面会有转型,国内运营商也开始大力推进智能音箱的布局,因为其搭载的AI交互技术将会是新一代交互方式的主流。

目前美国的运营商主要围绕家庭安防硬件在布局产品、安装与服务,来保证自己在智能家居圈的一席之地。当然,家庭安防也是目前国内三大运营商的主力性产品布局,以移动为首的家庭安防套装已经成型,办网就送或者以很低的价格售卖到家庭中,用新型的智能硬件套装来布局用户家庭,获取未来流量。

电视如果不再是家庭客厅娱乐终端的中心,将会失去家庭硬件系统的中心权,无论是激光电视还是分屏电视,都是大屏电脑的一种变种,而且无法二十四小时开机的电视,也正在落后于智能音箱赋予的便捷性与交互性。

与美国付费频道的模式不同,IPTV和OTT盒子都是渠道付费的硬件变种,OTT与IPTV正在成为年轻人眼中的老古董,互联网主导的智能电视变革对目前运营商仅有的硬件生态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huashuo2018062001

随着AI等智能语音的成熟落地,目前以互联网为主导的智能音箱阵营,正在继续吸收用户的时间,音频“硬件+内容”的智能音箱模式,有朝一日也可以用在视频“硬件+内容”形态上。虽然2019年IPTV将突破2亿户大关,饱和后也将是历史轨道的上的昙花一现,直播渠道权已经不仅仅停留在有线电视时代,例如腾讯的NBA直播权与优酷的世界杯直播权。
全国有几亿宽带用户,其实运营商也并非所有产品都自己做,正在通过整合优秀硬件产品打造家庭生活服务,开放合作加上现成的IPTV家庭入口,这会成为家庭智能硬件落地的新渠道。

运营商智慧家庭的实际举动

有人也在嘲讽说,智慧家庭被运营商过于夸大,目前运营商的布局其实只是IPTV成为运营商新业务增长点,如此说法,是否更贴合实际。现在三大运营商的技术能力和行业整合能力,与互联网竞争对手来说,还较弱。例如运营商研发的智能音箱硬件,售价和成本都要高于互联网竞争对手。

上面的说法主要来自电信的战略调整:全面光纤到户提升宽带带宽,捆绑IPTV发挥带宽优势,捆绑手机号压低手机资费,多业务捆绑提升客户稳定性,IPTV增值业务运营获取利润,利用电视屏建立宣传阵地。电信现在KPI考核中,率先实行大力降低手机比重,加入IPTV,于是联通和移动紧随其后。

智慧家庭业务属性复杂,业务链长,资源投入大,缺乏成熟定义和标准,需要投入大量资源不断探索试错,并且需要从小处做起,逐渐用碎片拼起蓝图。运营商是否有耐心承担风险,是否拥有智能家居产业链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都拭目以待。

2018年,运营商的补贴力度非常大,正在全面采购智能家居设备,并采用送或者低价售的方式教育智能家居市场。运营商都以省为单位,在智能家居的布局上也是以省为单位,而互联网企业都是中央集权与集中火力攻击市场,在互联网与运营商的大力补贴下,2018年,将有更多的智能音箱、家庭安防产品落户到千家万户中。

不能一竿子拍死

运营商的IPTV布局不能一竿子拍死,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至少在短时期的发展中,围绕IPTV做硬件升级或者硬件捆绑未必没有意义。例如我们看到运营商将IPTV加入Zigbee模块或者植入摄像头,这种加法的硬件化,将捆绑周边硬件设备,如安防设备。毕竟有上亿的硬件基础,将IPTV升级为网关,或者新网关的一部分,也避免了IPTV、OTT被抛弃,再加上运营商送或低价卖的运营模式,也将会在智能家居市场撑起一面天。

IPTV有一个核心就是在服务过程中不存在最高昂的带宽成本,但随着家庭网络宽带的不断提升以及无缝家庭Wi-FI承载网的搭建,即便是4K互联网智能电视加上几部视频手机,也已经可以用“带的动”形容。

我们不能忘记国家对运营商的一贯支持,所以在智能家居硬件的推送过程中,相比互联网等外围竞争对手,依然会有政策倾向,所以运营商的硬件可管可控性要强于智能家居其他竞争对手,更何况许多所有的智能家居产品都涉及到隐私以及数据安全,国家在智能家居的空白标准不代表未来没有标准。

三大运营商能提供目前中国网络建设最好的通路,只是目前产品形态、用户体验、内容有些缺失,当智能家居领域的软硬件竞争较为成熟时,运营商必定有大众化的一席之地,未来的发展值得期待。

除了IPTV及周边的布局以外,NB-IoT及5G网络的升级迭代,也会延伸出许多新型的智能家居产品,届时高速及广域物联网的成型,在加上eSIM的应用,产品连接更加容易,而且无需家庭网关,这对于运营商来说是布局智能家居新的契机。

必定不缺席的运营商

huashuo2018062003

目前智能家居的产品形态,都摆脱不了运营商搭建的蜂窝或IP网络,通过外网与云端交互实现远程控制及互联互通,运营商其实是帮所有设备/系统搭建了一个良好的承载网络,时时刻刻都有着运营商的身影,运营商只是硬件把控较弱而已,未来借助自己的网络一定会有一番崛起的作为。

从宽带、机顶盒开始,运营商已经耕耘了很多年,而且拥有不可忽视的营业厅推广、大客户服务等各种渠道。在教育用户与渠道落地上,运营商相比互联网竞争对手,有更强的能力做服务与安装落地。在智能家居以“服务落地”为热点的2018年,正在集成更加优质的服务打动消费者。

本文刊载于《智能家居》杂志2018年5月刊第138期,点击即可获得详细订购信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IoT赛道上的“高铁时代” 解读三大运营布局智能家居背后的动因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