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发科宣布重大转型:未来十年无限看好ASIC业务

在谷歌、微软、阿里巴巴和Facebook等厂商先后切入芯片市场之后,关于互联网企业做芯片也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了。按照联发科技副总经理暨智能设备事业群总经理游人杰的说法,这波互联网企业造芯主要与近来AI的兴起有关。

他表示,由于终端的运算能力的增强、深度学习算法面世,加上云端有足够的数据用来训练,人工智能在经过了两次的尝试之后,终于第三次真正火热起来。

lfk2018050301
谷歌TPU

面对这个有巨大潜力的市场,在最近十年积累了庞大数据、用户和资金的互联网企业争先恐后地涌入,并发布了各种各样的方案和应用,由于各自专注的领域和服务有所不同,这就让他们产生了定制芯片的念头。于是各大互联网企业开始组建自己的芯片团队,加上国内对集成电路的重视。可以预见,芯片产业进入了新时代。

系统厂商造芯:产业的新风口

回顾集成电路过去几十年的发展,无论是从IDM到无晶圆厂模式的转变;还是从几乎每个大的系统厂都做芯片,再到他们分拆芯片的业务转型,集成电路的每一次转变都是都是与当时的终端生态密不可分的:

在大型机时期,基本每个厂商的硬件都是自己独立成一套系统,几乎每个厂商都能提供自己的软硬件;到后来的PC和智能手机时代,Wintel联盟、Arm+iOS和Arm+Android联盟先后统一了大容量市场之后。上游供应商针对这些新市场特性,在衡量了成本和需求之下,打造了现在的半导体供应链局面。联发科就是在这个时段,抓住手机的机遇,迅速成长起来的。

但现在,维持了几十年的供应关系开始发生了变化,之前所构造的芯片厂和系统厂商各司其职的阵线开始出现了动摇。具体来说,就是后者(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在笼络了大量的用户、市场和资金之后,想往上游寻找优质、便宜和极具差异化的解决方案。充分考虑了现在的市场环境,他们就走上了自研芯片之路。

联发科智能显示暨客制化芯片事业部行销处处长彭建凯也表示,随着区块链、超大规模数据中心、AI/ML/DL和智能汽车等四大应用的流行,ASIC的需求强烈是大势所趋。上半年火热的“挖矿”就是以上应用的一个典型范例。

2009年,神秘人士中本聪提出了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概念,这种去中心化的发明迅速吸引了投资者的眼光。紧接着推出的比特币算法客户端程序之后,大家开始了对“挖矿”的探索,这就需要从比特币的原来谈起。

根据比特币的设定,在它的世界里面,大约每10分钟会记录一个数据块。同时在这个时候,所有的挖矿计算机都会尝试打包这个数据块提交,而最终成功生成这个数据块的人,就可以得到一笔比特币报酬。但是要成功生成数据块,就需要矿工需要找到那个有效的哈希值,而要得到正确的哈希值,没有捷径可以走,只能靠“猜”,“猜”的过程就是计算机随机hash碰撞的过程,而这个“猜”与算力密切相关的。换个角度看,就是你的算力越强,获得的比特币越多。

在早期,大家都是用传统的CPU来挖矿,也是勉强可行。但后来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升,更多的矿工加入,大家将目光转向了并行运算的GPU。之后的比特币暴涨,挖矿人士也快速增加,算力要求越来越大,就催生了比特大陆这些做ASIC的厂商。

另外,现在无论是AI、数据中心市场或者汽车应用,背后都带来了庞大的计算需求,去推动不一样的终端应用,这时候就驱使包括BAT在内的众多互联网服务商提出了做ASIC的需求。针对这个现状,游人杰甚至提出了一个十分激进的预测:

“根据现在产业的分工,未来很多产品的规格,基本上都是由现在这些主宰市场的互联网公司制定,届时他们必然会有很多新的规格和需求,这就给ASIC带来了机会”,游人杰告诉记者。这个存在已久的产业将会焕发新的活力,游人杰补充说。

ASIC业务:联发科成长的新引擎

看到ASIC需求的联发科在日前宣布,未来将会加强ASIC业务方面的投入,将其发展成公司营收的另一个主要来源。

纵观联发科的发展,过往无论是DVD芯片还是后来的手机芯片,联发科所从事的业务都可以统称为ASSP,具体来说就是开发一个通用的芯片,卖给所有的客户。但ASIC业务则不一样,这是依照客户需求所做的开发,为此只会卖给一个客户。这样就能保证各个不同客户的差异化,提高其竞争力。

对联发科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可以看做是他们在整个移动市场走弱的背景下作的一个业务转型。而联发科早在几年前就开始了相关的业务。按照游人杰的说法,联发科从事这项业务有其天生优势所在。

lfk2018050302

联发科副总经理暨智能设备事业群总经理游人杰

游人杰说:“在过去几十年里,联发科一直从事SoC芯片的研发,这让我们积累了丰富的IP产品库,同时还积累了丰富的技术经验。尤其是在手机SoC上的持续跟进,让我们对先进制程、封装等工艺有足够的了解,这也是其他ASIC供应商所不能具备的”,“尤其是我们拥有的SerDes 和TCAN等独到 IP,更是未来ASIC主要客户必须,但供应商却不多的产品”,游人杰强调。

lfk2018050303
联发科的竞争优势

据了解,SerDes和TCAN是前面我们提到的互联网企业所必须的数据中心的必要技术,而联发科正在引领相关市场。日前,他们推出的业界第一个通过 7nm FinFET 硅验证(Silicon-Proven)的 56G PAM4 SerDes IP就是最好的证明。

据介绍,该 56G SerDes 解决方案基于数字信号处理(DSP)技术,采用高速传输信号 PAM4,具有一流的性能、功耗及晶粒尺寸(Die-area)。联发科技 56G SerDes IP 已通过 7nm 和 16nm 原型芯片实体验证,确保该 IP 可以很容易地整合进各种前端产品设计中。

联发科表示,他们拥有业界最广泛的 SerDes 产品组合,能为 ASIC 设计提供从 10G、28G、56G 到 112G 的多种解决方案。这些产品组合和ASIC服务能够为企业级与超大规模数据中心、超高性能网络交换机、路由器、4G/5G 基础设施(回程线路Backhaul)、人工智能及深度学习应用、需要超高频宽和长距互联的新型计算应用等多个领域提供服务。

基于这些产品和经验,联发科在ASIC业务上面能够能提供从前段到后段的多样化服务。

lfk2018050304
联发科ASIC服务的业务模式

游人杰表示,诸如互联网这类的客户,对系统、架构和需求有充分的了解,通过与联发科在ASIC方面合作之后,就必然能提供极具差异化的竞争方案。

“帮助客户打造差异化是联发科ASIC业务的精髓”,游人杰强调。

但正如文章开头提到那样,很多互联网厂商都打造了自己的芯片团队,而联发科所看重的客户未来,互联网企业会是一个重要组成。他们ASIC业务模式是否真的有存在的空间?

在问到相关问题的时候,游人杰笑着回答记者:“要想和牛奶,不一定需要养一个奶牛”。在他看来,联发科的这些ASIC服务,不但能够提供更专业的服务,从某种意义上看,他们的存在,能避免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

联发科展望在未来五到十年内,提高ASIC业务的业绩表现。在这个后智能手机时代,这对联发科来说,未必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联发科宣布重大转型:未来十年无限看好ASIC业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