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元老:IBM别再说谎了 沃森根本不能“认知”

[导读] 一篇质疑IBM的旧文今天在HackerNews上火了起来,虽已时隔两年,这篇文章还是引起了网友们的强烈共鸣。文章作者Roger Schank是AI领域元老人物,AAAI Fellow,曾任耶鲁大学人工智能项目负责人,创立了美国西北大学学习科学实验室,还曾在斯坦福任教。

一篇质疑IBM的旧文今天在HackerNews上火了起来,虽已时隔两年,这篇文章还是引起了网友们的强烈共鸣。

文章作者Roger Schank是AI领域元老人物,AAAI Fellow,曾任耶鲁大学人工智能项目负责人,创立了美国西北大学学习科学实验室,还曾在斯坦福任教。

他说,IBM在说谎,Watson就是一个骗局。

IBM1805021

△ Roger Schank

昨天,我和一个老朋友聊天,想起了50年前我们聊过的一件事。

当时,我想跟他解释清楚我的工作是干什么的,他想理解让计算机“理解”为什么比关键词分析难那么多。我讲到了句子中隐含的概念,讲到句子由词构成但是人们思考时并不用词,而是要去理解隐含的意思。正是这些东西,计算机很难搞定。

50年过去了,人们想让计算机处理语言的时候,主流想法还是“关键词”。但是这一次,关键词党欺骗了大众,告诉他们这就睡思考,AI已经来了,还说我们应该恐惧或者激动。

我们那个年代,就在让计算机理解语言的路上有了很不错的进展,但是1984年,AI寒冬降临了。

导致AI寒冬的,就是许诺了太多AI其实做不到的事。当时推进的是专家系统,现在哪还有这个东西?资金枯竭了,自然语言处理(NLP)方面的真正工作也随之停滞。

人们仍然在推进关键词研究,因为Google等在用它做搜索。我们给词计数,能做出很不错的搜索,数据分析、机器学习也都是这样的东西。当然,你给词计了数,也就能做各种相关分析,用户就能了解哪些词是经常联系在一起的,然后用上这类信息。

现在,用户已经学会了适应Google。我们知道能搜什么不能搜什么,去Google输入的都是它很可能帮得上忙的东西。我们知道自己要寻找的是文本而不是答案。人们是从对话中学习的,但Google给不了,它可以用像Siri一样的东西假装对个话,但你问完去哪吃饭,就会觉得这些对话很无聊了。

但是,我担心的不是Google。它其实很好地满足了我们的需求。

我担心的,是IBM对他们的Watson项目夸大其词。他们最近有个鲍勃迪伦主演的广告让我很生气,要是不那么生气我简直要笑出来……我就直说了吧:Watson就是个骗局。我不是说它处理不了单词,它也确实可能对一些人有价值,但是这个广告,是欺诈性的。

△ 鲍勃迪伦出演的IBM广告

Ad Week是这么说的:

计算机说它每秒能阅读8亿页,识别出了鲍勃迪伦作品的关键主题,比如“时间流逝”和“爱情消逝”。

IBM的品牌内容和全球创意副总裁Ann Rubin告诉Adweek,他们需要通过这些广告,帮助人们理解认知计算的新世界。

“我们专注谈这个广告,但这不仅仅是一个广告,”Rubin说。 “这是IBM的一个观点,它贯穿于我们所有的营销,内部沟通之中,指导着我们如何与卖家和员工进行交流,它实际上涵盖了我们所做的一切。”

IBM表示,这一系列最新广告旨在帮助更广泛的受众——公司,决策者和软件开发人员——更好地了解沃森的工作方式。与传统编程的计算机不同,像沃森这样的认知系统能够理解,推理和学习。该公司表示,银行,保险,医疗保健和零售等行业均可受益。

Rubin说,在那些数据量庞大、难以发现关联的领域,沃森的能力“超越了”人类的大脑。

她说:“如果你接受这种认知计算的思想,你可以在思想上超越癌症,超越风险,超出怀疑,超越竞争对手。”

真的?

我是60年代的孩子,鲍勃迪伦的歌我记得很清楚。随便问问那个时代的任何人,没人会跟你说鲍勃迪伦那些歌的主题是“爱情消逝”。他是一名为抗争而歌唱的歌手,也歌唱生命中的艰难困苦,他是反战运动的一部分。爱情消逝?这是一台愚蠢的计算机数数的结果。Watson怎样才能看出来,鲍勃迪伦很多歌曲是反战运动的一部分?他说了很多次“anti-war”吗?他可能在歌里从来没说过。

IBM1805022

我们来看看乐评网站怎么说:

在我们选出的鲍勃迪伦抗争歌曲No.1 “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中,迪伦全力以赴,将1960年代的民间抗议运动和民权运动结合起来。短促的诗句以强有力的方式相互叠加,“There’s a battle outside and it is ragin’ / It’ll soon shake your windows and rattle your walls / For 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等歌词,是标志性的迪伦宣言,可以超越时代。

但是他没有提到越南,没有提到民权,所以沃森不会知道他这些事情有关系。谈论某个主题,用词不难么直白,是很正常的,背景知识就很重要。

前几天我跟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聊鲍勃迪伦,他从没听说过这位歌手,对60年代也知之甚少。Watson也一样。如果你不知道语境,就无法理解这些词。

假设我告诉你,我听说一位朋友买了很多安眠药,我很担心。Watson会知道我们在谈自杀吗?会建议我们赶快过去和这位朋友聊聊吗?当然不会。

人们会在语境中理解,因为他们了解这个世界和人们生活中的真实问题,他们不给词计数。

再看看另一个网站对鲍勃迪伦的评论:

说鲍勃迪伦是民谣之父可能有点过了。但是,说这位歌手是20世纪最著名的反战和抗争歌曲作者之一是完全正确的,因此也很应该给他做一个“鲍勃迪伦十大抗争歌曲”榜单。这位歌手的歌曲风格经历了从反正统到乡村到流行再到民谣的改变,他依然是反对“老大哥”的开创性力量。

这是人类写的。我怎么看出来的?因为Watson从8亿页文本中给词计数得不出这种真正的结论。

IBM1805023

当然,最让我生气的不是Watson,而是IBM说的那些话,就是上面Ad Week采访中的:

与传统编程的计算机不同,像沃森这样的认知系统能够理解,推理和学习。

Ann Rubin告诉Adweek,他们需要通过这些广告,帮助人们理解认知计算的新世界。

1984年,我写过一本叫《认知计算机》(The Cognitive Computer)的书。1981年,我创立了一家叫Cognitive Systems的公司。

IBM显然没读过我那时候写的东西,虽然他们倒是很喜欢我用过的词。

Watson并不能推理。只有当你有目标、计划、实现目标的方法,理解其他人可能拥有的信念,了解过去的经验,你才能够推理。

观点也很有用,Watson对ISIS的观点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愚蠢吗?真正会思考的实体就会对ISIS有观点,狗没有,但是Watson还没有狗聪明,狗还知道该如何引起我的注意。

我在80年代开创了一个名叫Case Based Reasoning的领域,旨在让计算机能够对比新旧情况,然后修改它的结果。我们能够建造出一些有用的系统,对人类的学习方式也有了不少了解。那个时候,我是否觉得我们已经创造了能超越人类、即将觉醒自我意识的计算机?当然没有。我认为我们开始创造对人类更有用的计算机了。

希望IBM能淡化这种炒作,让人们了解Watson实际上能做什么,别再编造关于爱情消逝、超越癌症这类胡扯。IBM在说谎,他们需要停下来。

AI寒冬就要来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人工智能元老:IBM别再说谎了 沃森根本不能“认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