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欧洲、美国、中国智慧城市的不同实践路径

[导读] 通过整理欧美各大典型智慧城市的最新实践案例,总结出一套完整的智慧城市评价指标体系,包括智慧交通、智慧环境、智慧政务、智慧经济、智慧人居,以及智慧安防6大方面,同时共提出60项分项指标对美国和欧洲智慧城市进行评价,最终总结欧美智慧城市的发展趋势。

随着ICT、大数据、物联网等各类新兴技术的不断发展,智慧城市的运营和实践也不断趋于成熟。通过整理欧美各大典型智慧城市的最新实践案例,总结出一套完整的智慧城市评价指标体系,包括智慧交通、智慧环境、智慧政务、智慧经济、智慧人居,以及智慧安防6大方面,同时共提出60项分项指标对美国和欧洲智慧城市进行评价,最终总结欧美智慧城市的发展趋势,指出数据开放、以人为本、技术革新和资源集约利用在智慧城市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希望对我国智慧城市发展具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1 智慧城市概念及起源

2008年11月,IBM首席执行官彭明盛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一次发言中抛出了IBM的“智慧星球”计划,而该计划中的一个项目叫做“更智慧的城市”。经过了近10年的发展,智慧城市已逐步成为新一代信息技术支撑、知识社会创新环境下的城市形态,它所强调的不仅仅是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更重要的是通过面向知识社会的创新2.0方法论应用,形成一种构建以用户创新、开放创新、大众创新、协同创新为特征的城市可持续创新生态。

 2 欧美智慧城市发展概况

2.1  欧洲智慧城市整体发展概况

欧洲智慧城市建设始于2000年。2000—2005年欧洲实施了“电子欧洲”行动计划,2006—2010年完成了第三阶段的信息社会发展战略。

维也纳理工大学区域科学中心团队就欧盟28个国家内人口超过10万的468个城市进行了城市智慧化的深入调研,研究发现,欧盟城市中智慧城市的比例高达51%。其中,英国、西班牙、意大利所含的智慧城市数量超过30个;智慧城市比重较高的国家有意大利、奥地利、挪威、瑞典、爱沙尼亚和斯洛文尼亚。

团队同时确定了欧盟智慧城市发展的3大元素以及6个主题。3大元素分别为技术因素、体制因素以及人的因素;6个主题包括智慧治理、智慧经济、智慧移动性、智慧环境、智慧公众和智慧生活。

欧盟超过10万以上人口普通城市以及智慧城市位置示意图

欧盟超过10万以上人口普通城市以及智慧城市位置示意图

欧盟国家所包含的智慧城市数量

欧盟国家所包含的智慧城市数量

研究发现,在这6个特征要素中,智慧环境和智慧移动是欧盟多数智慧城市发展普遍重视的两大要素,分别占33%和21%。因此,缓解拥堵和城市环境的提升是欧洲智慧城市策略的重中之重。

各项特征分别体现的欧盟城市数量

各项特征分别体现的欧盟城市数量

总的来说,欧洲智慧城市建设更重视城市居住者,以人为本是智慧城市的核心。同国内相比,欧洲的智慧城市发展和建设均相对成熟,其环境、社会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与智慧城市共同建设发展的机制和方法体系值得借鉴。

2.2  美国智慧城市整体发展概况

美国智慧城市发展状况整体较为均衡。2015年9月白宫提出智慧城市计划,提供了一系列的资金扶持,同时举办了相关各类活动,鼓励全国积极参与到智慧城市的发展建设中来。政府同时大力支持智慧城市与私营公司和高等教育院校之间的合作和知识共享。

2016年,HIS Markit咨询公司联合美国市长联盟就美国智慧城市发展状态进行深入调研,研究对象包括美国28个州的54个城市,对它们在2015—2017年之间正在实施以及规划实施的智慧城市项目进行统计。在335个智慧城市实施项目中,大城市有69 个,中等城市含168个,小城镇为98个;459个智慧城市规划项目中,大城市有103个,中等城市含225个,小城市为131个。在智慧城市实施和规划项目中,3个方面的规划项目均比已实施的项目多,其中交通运输项目更是规划项目的重中之重。

参与调查智慧城市人口分布情况

参与调查智慧城市人口分布情况

   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统计图

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统计图

下图显示,美国智慧城市项目的前两大目标是提高公民满意度和政府应对能力。满足老龄化人口需求和创造就业需求被视为智慧城市项目发展中优先级别较低的事项。同时,该报告采用调查问卷的方法对智慧城市项目所面临的挑战及难易程度进行调查。

数据显示,智慧城市发展面临的前三大挑战是“确保城市有足够的资金维持项目全过程建设”、“获得足够的项目启动资金”以及“协调多个城市部门和利益相关者”。

智慧城市首要目标分类统计表

智慧城市首要目标分类统计表

总的来说,尽管美国智慧城市市场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规划和实施相关项目,智慧城市的市场发展势头迅猛。然而,项目资金仍然是一个亟待克服的挑战。

 3 智慧城市评价指标体系

经过综合考虑和评定,作者选取了基于智慧交通、智慧环境、智慧政务、智慧经济、智慧人居及智慧安防6大方面作为智慧城市主要评价指标体系,各方面选取5项以上的分项指标进行细化,最终建立了全面的智慧城市评价指标体系。

同时各选取美国和欧洲3个典型智慧城市,分别为纽约、芝加哥、旧金山,阿姆斯特丹、伦敦及佛罗伦萨。针对各项智慧城市评价指标体系进行判读,研究发现,美国在智慧经济和智慧人居方面发展较为成熟,欧洲在智慧环境方面较为领先,两大区域在智慧交通、智慧政务和智慧安防方面则都具有完善的体系。

 4 智慧城市发展趋势及相关案例分析

4.1  趋势一:数据开放透明

数据是城市规划与管理的“主心骨”。开放的城市数据,涵盖城市需求、消耗、服务、管理等各个方面,能够创造更公开、透明的城市管理环境,提高城市管理效率,促进城市创新发展。例如伦敦数据库就是一个免费的、对公众开放共享的数据资源库。数据信息涵盖整个城市的各方面,经济、就业、交通、环境、安全、房产、健康等。每个月5万余名市民、商业机构、研究学者和开发者运用它来更好地规划和管理城市。

4.2  趋势二:以人为本

技术的革新和大数据的运用能够以一种新方式来满足城市居民的需求,并将城市居民与专家、投资者、政策相关机构等充分结合,从而发挥群众智慧,驱动整个城市的改革创新。例如阿姆斯特丹智慧市民实验室,旨在将不同专业背景的市民、科学家、设计者聚在一起,共同探索治理城市问题的创新工具和相应应用。Smart Citizen Toolkit是团队的主要研发成果之一,能够监测空气中有害气体、温度、湿度、光强度,以及噪音级别。

4.3  趋势三:技术革新

技术革新一方面依靠人才资本的技术提升,另一方面则依靠最先进的技术。城市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是智慧城市“硬”策略实施的保障,也为城市“软”策略实施提供支撑,进而为促进城市创造、创新以及革新发展提供机会,驱使城市经济发展。例如LinkNYC是纽约市替代传统电话亭的一个计划。2016年起纽约市已经安装了7 500多个高科技公共通信设备,为纽约市民和游客提供免费服务。其功能强大,不仅有免费Wi-Fi上网,提供2个USB充电接口,还可以免费拨打电话、911紧急报警。

4.4  趋势四:资源优化配置

真正的智慧城市是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包含经济、社会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这3个方面需有机连接,形成一个“智慧链”,为智慧城市的发展提供不竭动力。例如阿姆斯特丹VivaCité项目旨在形成一个城市和市民协作的能源数据管理工具。该工具能提供实时的能源产生、分配以及消耗的数据管理。

 5 小结

通过对欧洲和美国智慧城市发展实践的分析,综合国内智慧城市发展现状,三者之间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的不同:

(1)发展模式不同。

欧洲智慧城市建设是一种混合型发展模式,同时吸收居民、市场与政府三方力量,且以自下而上的发展推进模式为主;美国智慧城市建设则偏向政府和企业主导型的发展模式,以大力推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先导;国内智慧城市建设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更倾向于政府主导型的智慧城市发展模式。

(2)理念目标不同。

欧洲智慧城市的建设更侧重于环境的智能化改善以及切实生活环境的信息化建设,城市整体的发展建设以可持续性为基本原则;美国智慧城市的建设则更注重以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拉动本国经济的提升;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理念更为宏观,以建设世界一流智慧城市为目标,以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高信息化的城市监管、调整经济结构为落脚点,实现绿色城镇化及居民生活质量提高等目标。

(3)实践应用领域不同。

欧洲智慧城市的项目应用主要分为公共服务、公共管理以及产业经济3个方面;应用领域中,公共设施建设项目仍是推进过程中的首要关注领域。美国智慧城市项目的应用主要为公共设施建设类,以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首要发展领域。国内智慧城市建设实践领域覆盖面较广,包括但不限于城市规划、农业、工业、商业、制造业、教育、餐饮、医药、电子商务等。政府主导项目以公共设施为主,智慧民生、智慧政务等均为实践的主要领域;非政府主导项目则主要包括商业类项目,以电子商务和交通为主。

(4)技术研发不同。

欧洲城市研究并应用了多种技术,均以城市可持续发展为目标,以环境改善和能源节约为理念;美国城市政府则主要关注网络与信息技术研发,旨在强化城市服务供给、改善交通、应对气候变化和刺激经济复苏。中国借鉴了许多国外较为成熟的技术和发展理念,并将其灵活转换为应对国内各方面国情需求的应用模式,驱动城市智慧发展和经济增长;政府十分重视技术研发,提供多方面的引导和支持,如鼓励高校科研及创建技术开发区等。

(5)资金模式不同。

欧洲的资金模式主要包括4类:科研类项目以政府投资为主;PPP投资模式在实际建设项目中较为常用;跨行业投资类是企业之间出现的灵活的投资模式;国际协同投资类不同国家之间的协同投资。美国智慧城市主要形成了政府机构主导运作机制,建设了大量有代表性的智慧城市;同时通过将顶尖企业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力量,最终形成政府同企业、科研机构等多方协同投资建设的模式。国内的资金模式则主要由政府引导,一类是完全由政府投资,政府发起、把控、提供专项基金进行投资建设;一类是由政府引导的商业风投,企业、其他机构、政府等多方协同投资建设;PPP模式也逐渐出现在中国市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对比:欧洲、美国、中国智慧城市的不同实践路径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