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BO尹方鸣: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是只巨婴

[导读] 今年5月,名声大噪的AlphaGo在浙江乌镇挑战当前世界第一人类棋手柯洁。柯洁0:3负于AlphaGo,泪洒棋盘。8月,中国人工智能巨头科大讯飞股价暴涨,市值突破800亿大关,最高达到了886亿。从2016年AlphaGo与李世石的「世纪之战」之后,中国的人工智能狂潮终于席卷开来。

fangtan01

今年5月,名声大噪的AlphaGo在浙江乌镇挑战当前世界第一人类棋手柯洁。柯洁0:3负于AlphaGo,泪洒棋盘。

8月,中国人工智能巨头科大讯飞股价暴涨,市值突破800亿大关,最高达到了886亿。从2016年AlphaGo与李世石的「世纪之战」之后,中国的人工智能狂潮终于席卷开来。

而这些喧嚣都与ROOBO(北京智能管家科技有限公司)无关,却又有关。ROOBO最为人所知的,是其公司旗下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布丁,售价1899,主打家庭陪伴功能。靠人工智能硬件立足后的ROOBO正在着手从一家人工智能产品公司战略升级为人工智能平台公司,向家电、汽车、机器人等多个领域提供芯片、模组、操作系统、内容应用和云服务等一整套人工智能系统解决方案——ROS.AI。

9月6日,ROOBO召开媒体见面会,宣布获得七海资本(Seven Sea)3.5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此轮融资由前腾讯CTO熊明华(Jeff)创办的七海资本领投。同时,腾讯前CTO、七海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明华,将全职加入公司担任董事长。

未来这家在过去几年里从未站出来发生的人工智能公司将走向何方?ROOBO的人工智能系统解决方案——ROS.AI到底是什么?他们如何活到AI市场全面开花结果的那一天?带着这些问题,媒体对ROOBO联合创始人尹方鸣先生进行了采访。

ROOBO联合创始人尹方鸣

ROOBO联合创始人尹方鸣

媒体:您为什么会离开360创立ROOBO?

尹方鸣:我主导和推动了360智能wifi整个项目,其实它只算是一个远程联网的设备,与智能关系。而真正智能的产品是它能够知道你要什么,并且能精准地为提供这项服务。PC和手机时代,产品其实是被动,它唯一主动行为就是会给你推送消息,比如电脑会弹窗、手机会推通知。一个手机App,50%以上的日活都是靠这个来的,所以它活跃性很高。我当时想如果在一个真正的智能硬件上面,它既懂你,知道你要什么,精准地知道你要什么,同时它又能够把服务推送到你眼前,那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这就不是一个普通硬件,是机器人。所以那个时候大家就对这个真正的智能硬件十分着迷,都想创业做这个东西,2013年年底的时候,我们一起创建里ROOBO,绝对是中国第一批人工智能硬件公司。

媒体:这次媒体见面会上,ROOBO宣布战略升级为人工智能平台公司,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具体是怎样的吗?

尹方鸣:举个例子,比如说做一台手机的话,其实只需要买一个芯片,对吧?里头有一个安卓,放到一个电路板上去,这个电路板人家已经给你做好了,你都不用做了,你只需要关注外观怎么做的就行了。做个外壳好不好看,然后测试一下能不能打电话,发短信,能不能上网,就可以Mark。你根本不用关心里头到底有没有什么服务,因为里面有一个应用商店,你爱下什么自己下就行了。但是在AI设备上就不可以,一个AI设备你买回家之前,必须已经具备所有服务,比如:聊天、对话、内容、服务、人工智能。你不可能说买回去说,哎,你们先别用啊,我先给它装两个App你再用。不能你对着设备说,帮我买两张明天上午去上海的机票,它可能会告诉你,主人,对不起,我还没有携程。所以一个完整的AI硬件复杂度会高很多,“机器人”翻译成英文更准确叫AI device 。这是AI的方向。我们更关注的事情是我们如何将你想用的功能落地,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还是系统,底层的事情,把整套方案全部做好,连硬件板子,一套方案,所有需要的人只需要做个外壳就可以出货了。

媒体:那你们的竞争对手多吗?市场想象空间如何?

尹方鸣:现在没有,现在有很多做算法的,AI领域的公司坦率的说,真正儿八经算竞争对手的挺少的,大部分人喜欢做天上的AI,做AI和服务这部分,真正落地的公司很少,而且要求特别高。

人工智能解决方案这件事我们公司几百人,前前后后做了四五年。我们选的方向挺奇怪的,它跟移动互联网不一样,现在我感觉所有的AI公司都叫巨婴,像巨型的婴儿一样,首先小公司根本做不起来,绝对会死;不碰硬件,更糟糕,连硬件都不懂的话,根本就没机会去进入到这个领域,硬件是一个十分烧钱的领域。 而剩下大部分团队,为什么叫巨婴,就是消耗很多,一个大胖子巨婴,要吃很多东西,但实际上产出又很少,且不管用户,无法做出能够落地实用的项目。

媒体:你们主要的客户都是谁呢?C端产品只有布丁机器人吗?B端服务都是面向哪些厂商?

尹方鸣:我们分两部分的盈收,一部分是C端就是布丁机器人,它目前自负盈亏,还有一部分to B的业务,为企业和一些机构提供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比如一些家电厂商,国内许多厂商都是我们的客户,海尔、美的这些。具体的产品和项目我们目前不方便透露。他们的诉求是希望用户能够通过智能遥控器或者App来遥控家电等产品,我们为他们提供解决方案。

布丁机器人

布丁机器人

媒体:人工智能硬件需要大量的云端算法和摄像头拍摄等,这些会摄取很多用户的个人隐私,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尹方鸣:我觉得任何一个设备它一旦带麦克风,带摄像头,并且要把东西往云端传其实大家都很害怕隐私问题。但实际上你要知道人类的需求是永远无法被隐私所阻碍的。这么多年来其实你手机上的所有的信息,包括银行卡,它们都保存了,但还没有阻止你使用移动端支付。隐私这个东西其实是永远存在的,任何时代都会隐私问题,只不过把它的安全性做好摆在第一位,时时谨慎就好。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因为毕竟我们都是做安全出身的,团队都是360和腾讯的团队。

媒体:现在对于人工智能产业来说,还是早期,ROOBO时2013年进入这个产业的,为什么选择这么早进入一个全新的产业?

尹方鸣:因为这个行业没人做你就只能去探路对吧,你要不就别做,但是对于创意公司来说最大的痛苦点就是,你要想做得晚,不去踩坑,那你就连踩坑的机会都没了。如果你踩坑踩过去了活下来了,起码就有机会能成。但是如果等到巨头把坑踩完了你再上,那你什么都不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在这个领域,巨头又不愿意过来踩坑,所以就我们踩了。我们踩了,能活下来,死掉了就挂了,反正也没有人记得你,活下来了你就活下来了。

媒体:ROOBO要如何活下来?

尹方鸣:AI巨头一般关心的是算法。举个例子比如说版权不管什么设备都需要用到版权,不管什么设备都要用到服务,所以互联网巨头永远不会偏,不会去影响战场。这是互联网的本法则嘛。互联网的本法则就是就是流量。有多少流量就有多少价值,你比如说10%的市场份额,你就有10%的价值,5%,你就有5%的价值,你30%,那你就牛逼的一塌糊涂,市场基本就是你的,对吧?而巨头是不愿意做底层的事情,因为你要去给每家做落地是很痛苦的事情,这是叫扫大街的事情。就是跪在地上给人擦皮鞋的活儿,给人捡垃圾的活儿,这些事儿巨头不会去干的。巨头关心的事情就是我的算法够不够牛逼,而不是这些事情怎么落地。

媒体:你觉得ROOBO最大的威胁是什么?最大的机会是什么?

尹方鸣:最大的威胁就是自己作死。其实这个世界是,方向很多人都看得透,但是能不能成功取决于你的执行力,或者说现在在行业内,能不能一直跑到最后。这是看我们自己的本事,那不是看别人,跟别人没关系的,一直能在最前面跑,一直领跑,一直领跑,一直迭代自己,一直能够把这个做成最好的服务平台,就有机会活下去。如果不认真不努力,没有这个本事,你就活不下去。跟我当年做移动互联网一样的,做任何产品如果可能做几百、千万级用户,可能巨头不会理你的,没什么了不起。但是如果做任何东西,你做一个亿用户或两亿用户,对不起,所有巨头都想搞死你。

难就难在做起来,就要跟每个巨头打过仗,我觉得最大的威胁还是来自于人、来自于团队,来自于能不能找到最优秀的人,能不能组建一个最豪华的、最优秀的、最适合的团队,能够把事情做好。

媒体:如果未来突然一下爆发式增长会来自于什么地方?

尹方鸣:就是这个行业已经开始爆发了。一旦这个行业大家的传播口碑开始爆发了,大家就去买这个量。因为起量的时候我觉得就到我们的机会了。

但是比较苦逼是,我也没见过这么苦逼的行业,做个方向开始干了四五年了,我经常说我们踩到坑里面了,(人工智能)这个坑里就爬了四五年了,才刚刚开始,天还没亮呢。太痛苦了,本来一个事情干了一两年,积累了一两年,就该起来了。这个事情就是弹簧的原理,弹簧压的越松它弹的就越低,压的越紧弹的越高。我干了四五年了,我总觉得才刚开始。但是呢,再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谈,我们也充满了希望,人工智能一定会爆发的。爆发之后的市场一定会高过过去的每一次浪潮,移动互联网的爆发就远高过与PC互联网的爆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ROOBO尹方鸣: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是只巨婴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