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谷歌和微软 中国人工智能能否实现三步走战略

[导读]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首次涉足人工智能(AI)研究,目标是成为这一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的佼佼者。根据《经济学人》的数据,从2012年到2016年,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获得了26亿美元的融资,而美国同行获得了179亿美元,但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早前被西方世界视为科技发展落后的中国,如今正将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视为一个超越外国同行的机会。

高风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谢祖墀和其高级顾问Jackie Wang对外称,中国有望称霸人工智能领域,但这需要改变现有的思维模式,以支持开创性的研究,而不仅仅是遵循现有技术。

2017-08-30_15-07-47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首次涉足人工智能(AI)研究,目标是成为这一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的佼佼者。根据《经济学人》的数据,从2012年到2016年,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获得了26亿美元的融资,而美国同行获得了179亿美元,但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早前被西方世界视为科技发展落后的中国,如今正将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视为一个超越外国同行的机会。

2015年,在超过40%的全球范围内发表的人工智能相关的顶尖学术论文中,其中至少有一个是中国研究人员。2010年至2014年,中国基于人工智能的专利申请数量增长了186%,与前5年相比大幅增加。此外,在过去的两年里,在ImageNet大型视觉识别挑战赛(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大赛)中,所有表现最好的团队都是中国人,并且其中一半的团队都是中国人。

主导世界三步战略:中国制定了到2030年实现人工智能领导地位路线图

对此,中国宣布至2030年,中国企业将成为人工智能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这与中国最新的五年计划密切相关,该计划将科学和技术研究规划为战略重点。

“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人工智能计划三年指导”、“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等政策,都旨在推动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向前发展。

中国多个省市也在为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提供优惠政策和慷慨的财务激励。例如,沈阳已经建立了200亿元的投资基金,专注于机器人的开发。

这些优惠政策激发了中国中小企业和互联网巨头的创新。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等领先企业,旷视科技、碳云智能、出门问问、商汤科技等新兴初创公司,以及像滴滴出行和小米这样的“独角兽”,都在投资或尝试人工智能技术。

2017-08-30_15-07-58

中国的下一个“独角兽”能否由不起眼的电力银行来承担?

例如,百度已经开发出一种先进的基于神经网络的机器翻译系统,其语音识别准确率超过了人类。它还推出了一个开源平台,用于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即阿波罗项目,以加速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发展。对此,其竞争对手腾讯也成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聚集了50位世界级的科学家、研究人员和专家,专注于“内容人工智能、社交人工智能和游戏人工智能”。据悉,腾讯的“FineArt”人工智能软件在今年初击败了排名靠前的日本围棋选手一力辽,一鸣惊人。

中国科技巨头们讨论人工智能的未来

2017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的50个最聪明的公司名单中,中国初创企业旷视科技排名第11位,专门从事计算机视觉技术。它的面部识别产品Face++,迄今为止已经识别并分辨出了1亿张面孔。科大讯飞是智能语音和自然语言处理领域的全球领军者,其市值已达120亿美元左右,其语音识别技术能够区分汉语方言。

研究人工智能背后的基本理论要花更多的时间,而且风险要大得多。

学术界的人工智能研究已经从少数精英大学向中国各地的大学传播开来。中国学者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研究社区,让他们可以充分利用中英文的人工智能资源。大量的中国理工科毕业生正涌向这个行业。由于拥有大量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用户,中国拥有丰富的数据,为人工智能学习算法提供了宝贵的训练数据集。

2017-08-30_15-08-15

对中国公民的行为模式和日常生活的大数据集的访问使得人工智能研究人员能够进行大规模的研究和实验,其速度和强度都远高于国外同行。中国有能力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但这样做将需要改变主要利益相关者的思维方式——包括政府、学术界和商界。

到目前为止,开创性的研究仍主要在西方进行,主要是因为人工智能技术背后的科学和基础设施。另一方面,中国学者倾向于研究现有技术的新应用。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对现有研究成果的高额回报;研究人工智能背后的基本科学研究需要更多的时间,而且风险要大得多。

中国正处于帮助本土企业的技术泡沫之中。它会持续下去吗?

中国企业非常擅长于迅速向市场推出新产品和新功能,因为它们非常擅长利用新发现的机遇。与学术界一样,中国企业主要依靠现有技术的新应用,而不是创造新技术。从目前的情况看,对于像谷歌的Alpha Go这样的人工智能突破基础科学研究,几乎没有什么动力。

中国需要一个根本性的改变,才能真正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我们需要更加重视开发技术背后的科学,而不是强调新的应用。这可能是一项挑战,因为政府需要重新考虑评估拨款和研究提案的方式,以及评估研究项目影响的标准。
中国公司在识别和“跳跃”进入新机遇方面具有冒险精神,但在微软或谷歌等西方公司的“登月”思维模式下,它们仍不发达。此外,地缘政治问题也存在风险,未来可能切断对外国技术和专利的获取,从而阻碍中国快速转型的能力。

根据五角大楼的一份报告,尽管中国人在过去6年里在美国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中投资超过7亿美元,但美国国防部认为这是对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并希望政府方面禁止此类投资。如果外国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的研究将被用于“权力”目的,那么他们可能会拒绝与中国企业和学者的合作。

2017-08-30_15-08-28

未来公司的优势将会是数据

要实现到2030年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导者的目标,中国至少需要采取两个必要步骤。首先,它应该重新起草其激励政策,鼓励当地企业和学者对新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行研究。其次,政府和企业界应该继续培育国内学术界,使其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基石。

美国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领军人物吴恩达曾经说过,人工智能将会成为“新的电力”——它不仅仅改变一个行业,而是所有的行业。

事实上,人工智能已经在不同领域被广泛使用,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激活新业务”的机会。人工智能时代的资源正变得越来越开放。企业的竞争优势可能会在一夜之间被不同行业的知识和思想的交叉传播所打破。

未来公司的优势将会是数据,还有能够从这个新的“宝矿”中获得对未来的预判性,而不仅仅是事后诸葛的能力。

中国能否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全球领先地位?即使它能做到这一点,也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然而,就像如今任何与技术创新相关的事情一样,将中国排除在外是不明智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超越谷歌和微软 中国人工智能能否实现三步走战略

分享到: 更多